必应搜索,sohu搜狐首页,杏眼

岳飞与妻子:发妻改嫁,继室忠贞

岳飞一生廉洁,清心寡欲,素无侍妾,他曾对送给他名姝的吴玠(抗金名将)说:“敌未灭,何以家为?”但是,在他清廉的一生中,却与三个女子,或有份无缘,或无缘无份,或有缘有份。

第一个女人:岳飞的第一个女人是刘氏,她也是岳云和岳雷的生母。对岳飞而言,刘氏应该算是有份无缘的女人。刘氏与岳飞大约于徽宗政和八年(公元1118年)结婚,这是根据岳云出生在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六月,推算出来的。可惜,此女在岳飞带军驻扎外地,不能安份守节,先后两次改嫁。《会编》是这样描述刘氏的告密者孔雀是终极特务:“飞执兵权之日,遣使王忠臣往楚州韩世忠处下书,得回书欲归。临行世忠嘱之曰:‘传语岳宣抚,宣抚有结发之妻,见在此中嫁做一押队之妻,可差人来取之。’忠臣回,密报飞以世忠语,飞不答,世忠上闻冯莫缇歌曲。飞奏言,‘履冰渡河之日,留臣妻侍老母,不期,妻两经改嫁,臣切骨恨之,已差人送钱五百贯,以助其不足,恐天下不知其由也。’上令报行。”

《要录》也有相似的记载:“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六月丁卯,飞之在京师也,其妻刘氏与飞母留居相州,及飞母渡河而刘改适,至是在淮东宣抚使韩世忠军中,世忠谕飞复取之,飞遣刘钱三百千。丁卯以其事闻,具奏:‘臣不自言,恐有弃妻之谤。’诏答之。”

《会编》的记载比较详尽:韩世忠告诉岳飞派来下书的王忠臣,岳宣抚的结发妻子嫁给了自己手下的一个押队,并让王忠臣回去转告岳飞,快点来接结发妻子回家。岳飞听中餐厅之全能巨星到王忠臣的密报后,不作回答。结果,被韩世忠上奏到了皇上那里,皇帝问起原因,岳飞迫不得已上奏说:“当初渡河的时候,把妻子留在家中侍奉老母,没料想,这厮竟然改嫁两次,我真是恨之切骨。已经派人给她送了五百贯(宋朝二贯便够三口之家一月美豫5号之用,五百贯是一笔巨款),来帮助她家用,天下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我若自己不说,恐怕会有抛弃妻子的谤言流传。”

于是,面对皇帝的撮合,岳尹人飞也只有用硬邦邦的“切骨恨之”四个字加以回复。毕竟是她先负了他,像岳飞这样血性的男人,对于这样女人所执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态度,多少旧日耳鬓厮磨的往事,都因这个女人的背叛,而化作子虚乌有。

或许刘氏就像金庸笔下的马春花,身为一个农妇却有几分艳丽的姿色,于是被一个王孙贵胄看上,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的逃离了清贫的家庭,投入王孙公子的怀抱。然而,那个公子,也不过是将她当作玩物,轻易的抛弃了。她终究还是再次落入了下里巴人的jbdxbl手中,继续过着穷困的生活。只是,在接过那五百贯的巨额资助时,不知她的心里是否有不甘与羞惭……

第二个女人:这个女人其实不算什么,是一个和岳飞无缘无份的女人,只是因由别人送到岳飞家里,而被传成为风流韵事而已。

这件风流韵事发生的年代不详,大约应在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平杨么之后,至绍兴七年(公元1137年)淮西兵变之前(因为在这个阶段黄纵出任的岳飞主管机宜文血界战线十三王都是谁字),见《金佗稡编》,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公家(岳飞家)素无姬侍,先父被檄差出,远方妄传公纳士族之女以为妾。先父以告,公曰:“四川吴宣抚尝遣属官来议军事,某饭之,彼惊讶某之冷落,归言於吴宣抚。吴乃陆浩简历以二千缗买一士族女,遣两使臣妻送来。某令其立于屏后,告之曰:‘某家上下所衣麻布耳,所食齑面耳。女娘子若能如此同甘苦,乃可留,不然,不敢留。’女乃吃然而笑,某曰:‘如此则不可留也。’遂遣还之,初未尝曾见其面也。”

翻译过来就是:岳飞家里向来没有姬妾侍奉,有一天黄纵出远门干公务,在很远的地方都听到岳飞纳士族之女为妾的传闻。黄纵回来以后赶紧吴焰凌询问岳飞,岳飞说:是这么回事,四川的吴玠宣抚(另一中兴名将,与岳飞同级)派人来我这里议论军事上的事情。我请来使吃饭,他诧异我饭桌上的冷落,回去就告诉了吴宣抚说,就算岳飞没有这么奢靡,起码总要有一个色艺俱全的艺伎出席陪酒吧,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于是,吴玠就破费两千缗(贯),买了一个士族女子,并派两部下的妻子送女子过来交给我。我知道这事情后,没有见这位名姝,只是让她立在屏风后面,我告诉她:“我们家上上下下皆穿麻布衣,吃的也只是咸菜粗粮,女娘子若能和我同甘共苦就留下,如若不然,不敢留,还是请回去吧。”那个女子只是在屏风后吃吃的笑。我说:“既然如此,则不可留。”随后,我就让她回去了,从头到尾都未曾见面。

在这里,需要略微了解一下宋代风气,据《宋朝事实类苑》记载,石曼卿赴豪门宴会,酒菜并不放在桌子上,而是一妓捧着一个盘子,轮流上来敬客。所以,吃饭的时候每个人必应搜索,sohu搜狐首页,杏眼前面都是一溜艳妆美女。这也是宋代的官场风气。

再看岳飞,他不是把女子当作玩物,而是对自th07是己身边女子的要求“同甘共苦”,若不能做到,宁可舍弃别人白白赠送的美女!这在那个年代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话说回来,岳飞有了刘薛之谦反击晒证据氏的前车之鉴,蜜桃味热恋这回送走这个美女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

第三个女人:说了两个与岳飞有份无缘和无缘无份的女人,接着要说的就是与岳飞“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李娃了。如果没有那场“莫须有”的天大冤案,相信他们是可以实现“与子偕老”的。

李娃在岳飞孙子岳珂编的《鄂国金陀稡编》中,是这样记载的:“李氏,名娃,字孝娥。奉其姑有礼度,又能筹理军事。先臣出军,则必至诸将家,抚其妻、子,以恩结之,得其欢心。在宜兴日,先臣尝召至行在,部下谋叛,李氏得之,不言。一日,会诸将于门,坐告之,捕斩叛者,一军肃然。”

《金佗续编》在《先祖妣李氏复楚国夫人告》中这样形容李娃:“前楚国夫人李氏,柔洁以为质,俭勒而自修,处安荣不闻骄妬之愆,居患难不改幽闲之操。”

据考证,李娃在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居宜兴,生岳霖,则应在建炎二,三年间嫁岳飞。她比岳飞年长两岁,嫁时已有二十八、九岁。

李娃是个非凡的女人,既能执礼侍奉婆母,又能统筹署理军事。岳飞出征,李娃一定会到部属家中,安抚其妻子,以恩交结部属,使部下热爱岳家军。在宜兴的时候,岳飞不在军中,李娃听说岳飞的某个部下打算谋叛,她一声不吭。直到一日,布置妥当,才齐集诸将,当众宣布了调查结果,曲亭水库将毫无防范的叛将捉住斩首,全军肃然起敬,完全是巾帼英雄的风范。成都龙泉天气预报

周密西门无恨之无恨泪在《齐东野语》中是这样记载这位巾帼英雄:有一次,岳飞出兵,留在后方军营的李娃听说岳飞打了败仗,急忙命令一位亲将带兵救援。没想到这个时候,岳飞却得胜而归,他诧异的问这名亲将怎么回事。亲将说,奉夫人的命令去救援太尉。岳飞闻言大怒,你怎么可以听从他人的命令,于是,把这个亲将斩首示众了。

《齐东野语》是在宋末写成的,能有这则传闻,至少说明李娃在人们锤子大乱斗心目中,多少是有几分英武男儿风,且颇有管理才能的一个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岳飞才对李娃严加管束,后来就只许她对部下“抚其妻、子,以恩结之,得其欢心”了。呜呼,宋史上又少了一位梁红玉般的奇女子。

从绍兴十一年至绍兴三十一年,在这二十一年的流放日子中,李娃带着岳飞的子女在岭南艰苦度日。他们遭受的是对流放人员最为严厉的编管刑,严格限制人身自由,需要每月到监管人处呈身。在这样的境遇中,李娃也能够“居患难不改幽闲之操”。

当然,李娃除了有这么多美好的品格外,还相当有女人味。

宋朝的衣着仍以丝织品和麻织品为主,棉花产量颇少,棉织品视为稀珍。当时所谓的“布”,是专指麻布,穷苦百姓没有能力穿戴丝绸,只能用粗麻片裹身。很早以来,“布衣”就成了平民百失独群体最新消息姓的代名词。据《金佗续编》记载,岳飞平日只穿麻heartbeats是什么意思布,不着绸缎。有一回,他看到李娃穿着缯帛的衣裳,此衣虽非高等的绫罗,但岳飞已经很不高兴了说:“吾闻后宫妃嫔在北方,尚多窭乏。汝既与吾同忧乐,则不宜衣此。”从此以后,全家人再不敢穿戴丝绸了。

有这样一个极品女子,真不知道是岳元帅几世修来的福气,在岳飞去世后的三十五年中,当李娃以优雅的姿态,笑对罗献忠人世间至深的黑暗与苦难时,她确实无怨无悔。可惜,她没有等到岳飞平反昭雪的日子,就在丈夫平反的前两年,这个岳飞生前的贤内助,岳飞死后的苦命女人去世了。享年七十五岁。

这就是岳飞生命中的三个女人。

(本篇完)

点击展开全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